网上药店
您现在的位置: 查理九世 >> 查理九世作者 >> 正文 >> 正文

在版纳植物园看广东明明就有的那些花儿

来源:查理九世 时间:2021/12/12
云南儿童白癜风医院 http://baidianfeng.39.net/a_ht/150517/4624718.html

认识世界,认清自我。

到了西双版纳无比纠结。按说这是我心心念念数年的地方,终于来了应该好好逛逛才对。哪晓得在西藏看了一个月的高原风光再到云南又犯了老毛病,看云南哪哪都不入眼,只觉得处处普通有负盛名。尤其这西双版纳的初夏又闷又热,虽说大街上处处浓荫火烧花火焰木凤凰花蓝花楹开得热闹,可这又有什么看头,不就是另外一个深圳嘛!

门票又贵,随便一个景点就上百,让我们两个在西藏薅惯羊毛的隐形贫困人口情何以堪。最后在版纳的两天竟是哪也没去,出门寻饭吃完就回酒店睡觉。有天倒是雄心勃勃要去逛最富特色的菜市场,磨磨蹭蹭11点多才出门,人家都要收摊了。稀奇东西倒是看到一些,可惜人少不好趁乱拍照,我俩皮薄不好意思拍人家摊位,只偷偷用手机拍了两三样。

苦果,指头大小,茄科茄属水茄↓的嫩果,广东也不少,倒没见拿来入菜的。夜市的烧烤摊上常见此物,油盐一炒也可以吃,功效自然是下火(版纳这点也像广东)。听名字就知道很苦啦,有攻略说千万不要点这个菜,我们当然从善如流。

苦藤花,功效同上。萝藦科南山藤属南山藤↓的花苞,云南人民真是喜欢以花入菜。

绿色小花相当精致美丽。

臭菜,豆科金合欢属羽叶金合欢↓的嫩芽,味道特殊,不好说是香是臭,团长说倒比香椿的味道好多了,可见也是爱的爱极恨的恨极的货。吃法也跟香椿差不多,最常见是炒鸡蛋。

芭蕉叶,当时不知道干嘛用,后来才知道不是菜而是烹饪工具,做傣味包烧一定要它。

其他还有芭蕉心芭蕉花水蕨菜卵叶韭香蓼等等各种,还有好多我根本不知道是什么也问不出来,真真让人大开眼界。以前吃野菜大多是因为穷,如今再吃也就是取个新意,只有云南至今还是大张旗鼓花样翻新地吃吃吃,可以说是很有好奇心和冒险精神了。再想想云南每年都要因为吃野生菌或乌头之类的毒物出几回事故,只能抱拳对着云南人民叫一声“壮士保重”。

逛完菜市场又是无事可做。团长坐在阳台对着澜沧江抽烟喝酒悠闲得很,剩下我继续纠结要不要去版纳植物园:对于我来说要在版纳选一个地方游玩只能是植物园。版纳植物园的门票贵得离谱,广深港的仙湖华植嘉道理三个植物园的票价加起来只得它的一半,何况物候也差不多,可以想见不会有什么惊喜。要说不去吧,三天开一千多公里就来逛半小时菜市场也太骚包了,怎么对得起团长的辛苦。为免蹈当年莫高窟的覆辙(年去甘肃,到兰州之前就想跑一千多公里去看壁画,后来到了敦煌听说门票要两三百扭头就走了走了走了),最终还是决定去,一狠心斥巨资(多)定了植物园内唯一的王莲酒店——住酒店免门票,住一晚逛两天等于省了四张门票,算起来酒店只要多,顿时觉得划算多了。

酒店专属的停车场在植物园内,若以为车开进来可以就可以随便驰骋省下一百块钱的电动车票那就大错特错了,外来车只能在东门到酒店的这条路上行驶,其他地方是不允许去的。听闻有人晚上不认识路在里面转了好几圈,然而白天想利用此漏洞肯定行不通,毕竟到处都是认真负责的工作人员。车停在木棉科瓜栗属瓜栗↓树荫下。办公室俗称“发财树”的小盆景在植物园里长成大树,要不是看到树顶的花,根本认不出来。这里的树太高,后来在勐仑加油站拍到花的照片。

酒店门口是正在搞兰展的荫生植物园。花展特别容易让人审美疲劳,导致的结果就是我们逛完整个园区最后走进这里时,基本已经丧失拍照的欲望,只随便拍了几张根本记不得也分辨不清的漂亮兰花。野生花卉千姿百态散发着无边的生命力,而花展的花就像千篇一律的网红脸,美则美矣,毫无灵魂。

银带虾脊兰↓

球花石斛↓

鼓槌石斛↓

最喜欢是门口这片瓷玫瑰↓,慕名已久第一次见到实物。

植株高大出乎想象,花序都有一米多高。硕大的苞片确实有瓷器的质感。

金红色的才是它的花,配色很色富丽堂皇。

版纳植物园分东西区,王莲酒店所在的西区是人工规划区,东区是半天然的热带雨林区。出于对天然的热爱,我们当然首选选择去东区。两边相距六公里,走起来倒不算费劲但时间耗不起,忍痛选择了电动车(东西区的车票分开销售,各自五十合买一百)。哪晓得东区这季节只剩下一个热字,一圈下来走得我们汗流浃背,还什么都没见着,怎一个穷字了得。最大的噱头是几株具大板根的四数木(存疑,不确定),也是让人无语了。可怜团长还看得津津有味,都不忍心告诉他深圳坝光的古银叶树板根似墙比这壮观多了。林中偶有野花,都不怎么起眼然而总觉得它们有趣,譬如夹竹桃科萝芙木属萝芙木↓

茜草科↓(本来以为是)鸡爪簕属琼滇鸡爪簕,跟花友讨论了一下现在连属都不能确定了。

茜草科弯管花属弯管花↓,果然很弯。

茜草科大沙叶属↓

茶茱萸科假海桐属假海桐↓,这跟海桐并无相似之处,取名不走心啊。

爵床科山壳骨属云南山壳骨↓

花冠淡紫色或白色,感觉白色的更美一些。

一朵菊科野茼蒿属蓝花野茼蒿↓在林下绽放。橙色很常见,蓝色第一次见到,觉得分外精致。

番荔枝科哥纳香属大花哥纳香↓。树林里很多这种树的牌子,毫无头绪,直到看见树干上开出一朵绿花,立刻认出这是番荔枝科。

石蒜科仙茅属大叶仙茅↓高达一米,花倒是都是一样的小小的不起眼的黄色。

竹芋科柊叶属柊叶↓,看不出是开花还是结果,浓绿的叶子也很好看。

蒟蒻属科蒟蒻薯属箭根薯↓,据说在深圳山里也是常见植物,我这还是第一次见。以前看照片觉得神奇,仔细看实物更觉得妖异,暗紫的总苞片,线型的小苞片,诡异的内轮花被片,越看越像外星来客。

虽然名字中有蒟蒻但跟我们吃的蒟蒻果冻没关系,食用的蒟蒻是天南星科的魔芋。还好还好,不然想起这种花结构以后都不愿意吃果冻了。

面对乔木们我无能为力,只能看看落花。海桑科八宝树属八宝树↓的落花上还剩下一个花瓣,帮助我认识了它。

茜草科栀子属大黄栀子↓即使花谢依然浓香蚀骨。

忍不住举起沉重的长焦拍树梢的鲜花。实在太高了,拍了几张都没对好焦。

看不到玉蕊科玉蕊属梭果玉蕊↓倒不是因为树太高,而是它本就是夜间开放的,白天只能看到落花委顿。

深圳各大公园可见的豆科无忧花属↓在这里更是沦为大路货。离得远分不清是中国无忧花还是云南无忧花。

登上兰花山山顶毫无所获,树上很多寄生兰,一朵都没有开放。透过树丛看到罗梭江在此处拐了一个大弯。

最终还是半天然中不天然的那部分花开不败。兰科兰属纹瓣兰↓清丽可爱(这时候还没审美疲劳,把它当野生的看)。

兰科坛花兰属坛花兰↓颜值略逊,好歹也是兰花,平添几分矜贵。

阳光下大戟科叶下珠属↓细碎的花在同样细碎的叶片上留下上小小的阴影。

大丛西番莲科西番莲属红花西番莲↓看起来很像是野生。这货我国没有,不管在哪里都一定是引种的。这一丛顶多算是逸生。

姜科姜黄属郁金↓是意外之喜。上完厕所本来准备走了,团长坐在附近抽烟,走过去发现他身后一大丛郁金,他居然完全没发现,果然对花是心中无爱啊。

同许多姜科植物一样,上部白中带粉的依然是郁金的苞片,而下部带着黄色小花的苞片则多是绿色。

在嫌弃声中逛完东区,下午三点又热又饿,为节约时间饭都没出去吃,直接回酒店吃泡面打算抖擞精神继续逛西区,不料在凉爽的房间里一不小心倒床睡过去了……

听说有iPhone用户也想赞赏我,请扫描此处

转载请注明:http://www.afuhand.com/cljszz/9797.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